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财经人物 >

想改变生活却无能为力 美千禧一代为何沦为"失意者"

2020-08-04 13:03 浏览:

  [环球时报记者 那边 章山 何平 高雷 丁雨晴]“美国社会冲突的核心是千禧一代对美国式资本主义共识的拒绝。”《华尔街日报》曾做过这样的评论。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也曾这样描述美国国内的一大群中青年“失意者”:“千禧一代出生于1981年至1996年……他们经历过2001年‘9?11’事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等带来的精神创伤,又目睹了美国国力的相对衰落。”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美国舆论对这一群体的关注显得格外多。在总人口3.3亿的美国, 千禧一代有8000多万。相比二战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和之后的“X世代”,美国千禧一代??80后、90后享受了更多科技和便利,但生活压力也更大,而且被悲观者看成是“最希望改变自己的生活而又最无能为力的一代”。

  被亏欠的美国80后、90后要革命?

  《华盛顿邮报》近日刊文称,千禧一代是美国历史上“最不走运的一代人”,他们已遭遇最严峻的经济状况,且许多人永远不会再好转。就在刚进入其黄金工作年龄阶段后,他们就遭到大衰退的“碾压”??最大的千禧一代正在接近40岁,而最年轻的大约二十五六岁。今年3月和4月,美国千禧一代的就业人数骤跌16%,跌幅高于X世代(12%)和婴儿潮一代(13%)。2019年,千禧一代超过X世代成为美国全职劳动人口中人数最多的一代人,但疫情危机使他们遭受严重打击。美利坚大学经济学家格雷?金拉夫表示:“像我这样年龄最大的千禧一代,经历‘9?11’恐怖袭击,然后在金融危机引发的萧条时期进入劳动力市场。这一代人,在毕业后难以在就业复苏过程中找到工作,然后又接连遭受萧条的重创。”

  近日,美国彭博社刊登的一篇关于“千禧一代与社会主义”的文章,又在美国社交网络上引发热议。文章作者宣称,“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之下,造成死亡的多为老年人,但从经济层面,受损严重的美国80后和90后正快速地倒向社会主义”,因此提出“50后和60后们,我们要用社会主义来革你们的命”。文章提到,与早就安享晚年的30后、40后以及正在开始享受退休生活的50后、60后、乃至凭借着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互联网革命,已“业有所成”的70后不同,大多数80后和90后实在是被时代“亏欠”的一代人。这代人的焦虑很多,如要支撑50后和60后的退休金,又要无奈面对被“前辈们”炒高的房价。

  在该文作者看来,对现实生活不满的美国80后和90后越来越青睐“社会主义”,开始在政治上转“左”,希望用“社会主义”来解决这些问题,结果却被一些“左派民粹分子”忽悠,把“给富人加税”和“限制房租”等措施当成是“社会主义”。作者最后的建议是:美国所有世代的人群就应该以“自由主义”为纲领,给年轻人提出一个更公平的方案。这番言论让不少千禧一代网民感到不快。有的网民留言说,文章前半部分确实说到他们的心坎里,可文章提出的解决方案却根本不是他们想要的,因为他们陷入困境恰恰就是自由主义害的,所以应该去寻找新的出路,而不是还想着“用自由主义去挽救自由主义”。有人还称现在美国的情况就是“握有巨大财富的1%的人在剥夺其他人的发展前景”。有人干脆还给“社会主义”打起广告,称社会主义能带来公平的机会,带来公平的医保,还能降低犯罪率……所以,人们不应害怕社会主义,而应该尝试“社会主义”。

  有人还具体提到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强调“通过一个强力且独立于财阀影响的政府来平衡资本主义社会,一方面限制其掠夺性,一方面给人们创造更多平等的发展机会”。很快,又有网民表示,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仍是资本主义的一种,并称北欧国家推行的制度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支撑,其次是针对中产阶层的高税负……。作为“民主社会主义”的支持者,属于千禧一代、30岁的纽约州联邦众议员亚历山大?科特兹曾表示过,过去四十年来美国贫富差距加剧,阶层固化日益严重。

  新加坡前驻美大使陈庆珠近日在《海峡时报》网站撰文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资本主义举步维艰。在美国,有些人谈论回归社会主义,但总体而言30岁和30岁以上的美国人还是完全支持资本主义??坦率地说,没有多少美国人理解社会主义的真正含义。

  曾任小布什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格伦?哈伯德近日也在《经济学人》周刊撰文说,“美国需要修正主义以拯救资本主义”。他给出的“药方”是:出台为人们提供更多机会和增加社会保险的政策。

  比父母穷的第一代美国人?

  “悲惨和迷失的千禧一代根本负担不起美国梦!他们并未像其前几代人一样积攒房贷债务,反而在学生贷款和消费方面债台高筑。”美国《星条旗报》6月28日以此为题刊文称,截至2019年,千禧一代现在仅拥有美国5%的住宅,相比之下,上一代人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拥房比例为15%。美国媒体对千禧一代的关注格外多。《大西洋月刊》今年4月形容千禧一代是“迷失的一代”,“将成为美国现代历史中第一代比父母穷的美国人”,并提到“他们中很多人在酒吧、餐厅工作,还有一大部分人从事零售业”。美国商业内幕网今年2月的数据显示,现在美国千禧一代比婴儿潮一代的收入低20%,尽管70%的美国千禧一代开设储蓄账户,但大部分(58%)的账面余额不足5000美元。美林财富管理近期的报告显示,六成千禧一代将“财务成功”定义为“不负债”。

  美国2018年的“国家金融安全指数”显示,在21岁至37岁的美国人中,半数以上(53%)从21岁起开始接受父母接济,约37%的千禧一代每月都收到来自父母的钱,59%每年收到几次。许多人将此用于基本生活需求,例如手机费、日用杂货、天然气、医保和房租等。如今在美国的生育成本超过以往任何年代,经济压力已成为美国千禧一代不想生育或减少生育的最主要原因。高中就去美国纽约州读书、现正读大学的何同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一位美国高中同学的哥哥就是千禧一代,堪萨斯大学毕业之后没有留在大城市,而是回到家乡??小城海斯市,找了一家小石油公司工作,现在还没有自己的住房。”何同学高中曾寄宿的美国家庭在当地生活水平算是中上,男主人在州税务局工作,女主人在中学任教,家中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去年大学毕业后,现在住在月租金1500美元的公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