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科学探索 >

可可西里失联女大学生搜寻背后:4天搜寻上千平方公里

2020-08-04 07:11 浏览:

来源:北京青年报

8月2日,青海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理事长谢文淋在格尔木见到了失联女大学生黄某某的家属。此前,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应家属请求,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完成1000平方公里以上搜索,耗时4天,终于找到黄某某。不幸的是,女孩已经遇难。2日,家属向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送来一面锦旗,以感谢队员们不辞辛苦的搜救。但在谢文淋看来,这面锦旗实在太过沉重,“我们宁可不要什么锦旗、感谢,只要女孩活着就好。”

作为一名本地人,谢文淋深知无人区的危险。这些年,他和队员们时常接到前往无人区深处搜寻的救援任务,然而幸存者寥寥。对此,谢文淋解释说:“无人区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一半不到,很容易发生高反。一旦冒险进入,很可能就会在睡梦中醒不过来。而想要成功找到失联者,无异于大海捞针。”据他介绍,中心绝大部分救援费用均由队员自负,因而常常面临着难以为继的困境。但每次想到等待救援人员面临的恶劣环境,他们又都二话不说整装出发。“希望大家都能遵守规定,不要擅自进入无人区。”

失联女大学生确认遇难

最近一段时间,“女大学生青海失联数十天”屡屡登上社交媒体热搜榜,引发关注。许多人都牵挂着女孩的安危,期待着早日传来女孩平安被找到的消息。

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理事长谢文淋介绍说,自己一开始也是通过媒体报道注意到此事,当即便通知队员关注事件,为可能需要的搜救工作做好准备。后来家属联系到中心,请队员们赴可可西里无人区搜寻,自己便和其余9名队员出发深入无人区搜救。“按照规定,无人区是不能擅自进入的,我们的搜救也是提前进行了报备,获批后才进入。”

遗憾的是,连日搜寻工作后,等待大家的却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据谢文淋介绍,7月30日下午,中心队员和参与搜寻民警在可可西里无人区清水河流域南侧发现一具遇难者残骸,此后又在附近发现一些随身物品,初步判断遇难者为失联女孩黄某某。“发现尸体后,我们就离开了,其他后续专业处理留给警方进行。”

8月1日,格尔木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确定找到残骸系黄某某。通报称,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市公安局组织百余名民警在失踪人员黄某某最后活动区域全力搜寻。7月30日19时40分许,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清水河南侧无人区相继发现其身份证、学生证及相关随身物品。并在现场勘查发现人体骨骼组织,经DNA比对为黄某某遗骸。经初步侦查,排除他杀。

搜救期间“不敢吃也不敢睡”

获知这一结果后,谢文淋难过了许久。他介绍,在可可西里无人区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在耗时4天、范围达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搜寻过程中,队员们一直都坚定地相信,只要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女孩就会有更多生还的希望。“2日,女孩家属来中心见了参与搜寻的队员,送了一面锦旗,表达感谢。但说真的,这面锦旗太沉重了。我们宁可不要什么锦旗、感谢,只要女孩活着就好。”

谢文淋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此次搜索4天就能完成,是和公安部署得当、指挥有力分不开的。不同于内地失联人员搜寻,无人区的搜寻工作面临着许多特殊的困难。“无人区海拔高,含氧量低,很容易发生高反。我们队员虽然都是本地人,但进入无人区时也得小心再小心。”他介绍,搜寻过程中,为了尽可能避免出现高反,队员们每一餐都只能吃一点点,就怕吃太饱会引发严重高反,晚上也只能睡3、4个小时。许多参与搜寻的联动搜救队员,每天都得在高原徒步行走二三十公里,“很快就磨破了袜子、磨烂了脚,但也只能忍着疼痛、顶着寒风继续前进。”

高原反应致使幸存者寥寥

谢文淋介绍说,虽然无人区有明文规定,非特殊情况禁止进入,巡查员也会四处巡逻,一旦发现有人进入无人区就及时劝返。但这几年,救援中心仍会时不时接到在无人区搜寻失联人员的任务。其中,有出于兴趣的徒步爱好者,也有单纯猎奇的户外主播,一旦进入无人区深处,幸存几率就会很低。“相比以前肯定是少了,不过无人区太大,不是只靠巡查员就能完全堵住的。”

他分析说,高原反应可能是大部分人遇难的主要原因,“无人区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一半左右,白天清醒时可能还好,但晚上睡过去后很多人就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此外,他还提到,近年来随着自驾游的普及,部分游客会开车进入无人区,“他开进来的时候可能正赶上天气好,就能一口气开出去挺远。但路上一旦遇上天气变化,比如说下雪,无人区就变得寸步难行,很容易困在里面。除了等待救援,没有别的办法。”

至于有网友分析称遇难者可能是遭到野生动物袭击导致遇害,谢文淋说,根据现场情况,黄某某生前并未遭到动物袭击。

救援费用多由队员自负

谢文淋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目前中心还没有统计此次救援所用的费用,“我们每次救援,除了汽油、药品以及食物的费用,其他的都是参与队员自负。比如说在无人区跑几天下来,车肯定得送去修,那这个修车的费用就是车主自己承担。”

据谢文淋介绍,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于2017年开始筹备,队员和志愿者来自各行各业,均为自愿参加,是海西州目前唯一的一支公益救援队伍。他介绍,最近两年,海西州有关部门也为中心争取了一些费用,但对于中心运转来说往往是杯水车薪。“像一些出任务比较多的队员,一年往队里贴补几万块钱都是常事。”

他坦言,由于救援难度大、费用高的原因,中心也面临着难以为继的困境。“除了无人区救援,我们也承担一些水域救援、日常应急等任务,光是装备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而且和内地不一样的是,我们的许多救援任务都需要准备氧气,也是一笔花销。如果在经济发达地区,可能中心还能争取下企业赞助,但在海西就会比较难。只靠队员自费,长期下去可能就很难坚持。”

不过虽然困难重重,但每次想到等待救援人员可能面临的恶劣环境,谢文淋他们又都二话不说整装出发。“特别希望大家都能遵守规定,不要擅自进入无人区。”

点击进入专题: 南京大学女生青海旅游失联